我與兒醫三十年④ | 江濤:經歷兒科急診百態,拯救患兒的初心從未改變
2020-11-20 23:10:21

孩子在地球上總是被人類看作晨起初升的太陽。因此,在南京市兒童醫院急診科主任醫師江濤的眼裏,兒科醫生就是最典型的“朝陽行業”:為冉冉升起的小太陽保駕護航。

從醫30多年來,江濤主任的雙手,拯救了許許多多患兒的生命。那一次次的救治經歷,或驚險,或感動,或難忘,被他珍藏在腦海裏,隨之化作更加豐富的臨牀診治經驗和更強大的動能和力量,使得他在工作中越發駕輕就熟。然而,他的初心卻從未改變:“盡最大的努力,救治自己接診的孩子,希望每個孩子都能平安健康快樂!”

兒科不只是“小兒科”

必須把握不同年齡段的特點

自從1987年參加工作以來,江濤主任已經在兒童急診科的崗位上奮戰30餘年了。在漫長的兒科生涯中,他與各種各樣的患兒打過交道,也收穫了很多兒科領域獨特的心得。

“很多人提到兒科的時候,會把它叫做‘小兒科’,其實這是不準確的。”江主任説:“兒科其實包含了不同的年齡段。比如,28天以內的一般被叫做新生兒,然後隨着年齡的增長,依次分為嬰兒、嬰幼兒、學齡前等階段。”

兒科的涵蓋範圍自然是從新生兒開始,但上限卻很難界定:“在小學的高年級階段,孩子已經基本發育到了青春期前期。比較中性的説法是,兒科會涵蓋少年到青年的過渡階段,也就是16歲左右。也有人認為,現在小孩發育得比較快,到14歲就長成大人樣了。”不過,也有個別極端的例子:“像一些小孩從小在兒童醫院看慣了,和兒童醫院的醫生、護士相處得很熟,可能十七八歲了都還會到我們這裏來看病。”

江主任告訴記者,正因如此,兒科醫生不僅要對特定的年齡段瞭如指掌,還要對小孩成長全過程全面瞭解。“每個年齡段,哪個系統容易出什麼問題,哪個部位比較脆弱,哪些發育尚未完成,都要心裏有數。”

迅速準確判斷病情的同時

還要有人文關懷

每個兒科醫生,都必然會面對一個共同的難關:交流。都説兒科是“啞科”,小孩不像成年人那樣能準確地描述感受和心情,有時病得難受,還會不住地哭鬧。如何破解這個難題,對於兒童急診科的醫生尤為關鍵。

“小孩子哭鬧是正常的,我們要做的就是首先對疾病的認識有一個基本概念。”江主任告訴記者:“對於人體來説,最重要的就是心、肺、腦。首先評估這三個器官功能是否穩定,才能繼續考慮其他器官是否存在問題。在兒科急診過程中萬一評估出現患兒心臟方面有問題甚至嚴重突然停止跳動了,必須首先保證心臟跳動然後才能考慮其他問題,否則説什麼都沒用了。

在確保患兒生命安全得到基本保障的情況下,江主任會從比較常見的病症入手進行思考:所有的兒科醫生都瞭解正常兒童的各系統正常運轉是什麼樣的,並由此訓練一些基本的思考方法:哪些系統可能存在問題?問題牽涉到系統裏的具體哪個器官?按這個思路,就能有效地作出一些基本的判斷和臨牀處理。”

不過,經驗並不能解決一切的問題。有些時候,兒科醫生還要考慮更多的事情。江主任説,有些患兒送來時已經需要做心肺復甦,至於能不能搶救過來,經驗豐富的醫生做上三五分鐘,基本就有數了。“但有時孩子的家長接受不了,所以我們把心肺復甦的標準定在半個小時。”

心肺復甦對醫護人員體力的消耗非常大,只能三五分鐘換一次人,輪流來做,同時與家長反覆充分溝通。“明明知道沒有更好的辦法,也要這樣做,因為我們需要照顧家長的心情和對悲傷的承受能力。”

用精湛的醫術

讓孩子的生命發揮最大的力量

兒科外傷,是江濤主任在急診中遇到最多的情況之一,甚至不乏小朋友的手被絞肉機夾到手等案例。除了需要他和科室其他醫生的及時救治,有時還需要其他科室的醫生們的支持,在多科室的共同努力下,許許多多的患兒順利告別痛苦,迴歸健康生活。

幾年前的一個病例,江主任至今記憶猶新。

那是一個從安徽農村緊急送來的患兒,到醫院時,孩子已經奄奄一息了。原來,這個孩子和小夥伴看見大人務農用的叉子,覺得好玩,趁家長不注意就搶了起來,結果被叉子一下子刺進了身體裏。孩子的奶奶發現後驚惶失措,立刻把叉子拔了出來,結果孩子血流不止。在當地的醫院手術縫合後,患兒因為失血過多,生命垂危。當地的醫院已經沒有辦法處理,只能建議救護車趕緊把患兒送到南京市兒童醫院搶救。

“這次搶救,令我印象非常深刻。”江主任説:“不貧血的孩子,血紅蛋白應該達到12g,好一點的可以達到15g,而這孩子當時只有4g了。”雖然在當地已經輸過血,但由於長時間的炎症反應,加上失血後的血管通透性增加,患兒的血液由於巨大外傷刺激致機體產生強烈炎症反應導致有效循環液體在體內不斷改變和損失。

情況十萬火急,江主任帶領全部班組醫務人員對患兒的血管進行穿刺,接到體外做血液淨化,以去除血液中的毒素,相當於安裝上一套人工的肝臟、腎臟的循環系統,用最小設計流量緩緩處理。這場驚心動魄的治療,持續了超過48個小時,患兒才漸漸從死神手中脱身,最終轉危為安。

回想起這次重大搶救經歷,江主任感慨:“這孩子能活過來,真是命大啊。孩子生命的力量頑強值得敬畏和尊重,家長和患兒都是我們醫生的‘臨牀老師’。”

重任在肩

再累也依然微笑面對

常常有人對江主任説:“兒科醫生辛苦,收入又不算高,為什麼一直要做兒科?”江主任總是笑笑:“任何人在自己的崗位上努力,生活應該都沒有問題。我關心的是在工作之中,眼前這個孩子能不能救得回來。”

江主任時常會接診一些情況不是臨牀病情危重的孩子,一兩個小時就要去看一趟甚至幾個小時都守在小朋友身邊。江主任走起路來往往是一路小跑。“但每當看到小孩狀態好轉,我心裏也就很開心了。雖然很忙,但這種自豪的成就感不是用錢能買來的。”

在兒科工作了三十多年,江主任始終對自己的工作充滿熱愛。除了專業上的指導和管理上的叮囑,他常常告訴自己帶的醫生、護士,要多誇患兒,多一點安慰和鼓勵,讓孩子的情緒更安穩,更加配合自己的工作,樹立治療的自信心,儘早幫助他們擺脱疾病的痛苦。

江濤主任説:“小孩子是最純淨最可愛的,只要他們病情平穩了,身體舒服了,你逗一逗他,他就會對着你微笑。看到他們的笑容,覺得什麼都值得,世界是那麼美好和希望無限!”

通訊員 於露露 吳葉青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蔡藴琦 周碧瑩

楊澤華 攝 剪輯 戴哲涵

校對 丁皓宇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繫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