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國少將詹大南去世,抗美援朝中他率部全殲美軍“北極熊團”
2020-11-21 14:56:03


據媒體報道,開國少將、原南京軍區副司令員詹大南將軍於2020年11月21日上午在江蘇南京逝世,享年105歲。

據公開資料,詹大南將軍1915年4月生於安徽省金寨縣,1931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紅15軍團保衞局科員、第28軍直屬隊特派員,參加了鄂豫皖蘇區第二次至第四次反“圍剿”戰鬥,1934年11月隨紅25軍長征。到陝北後,參加了勞山、直羅鎮戰役,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獲二級八一勳章、二級獨立自由勳章。

長征時期,詹大南曾給時任紅25軍副軍長的徐海東大將當過保衞員。詹大南曾隨徐海東回老家,聞訊而至的敵人突然包圍了村子,混戰中一枚冒着青煙的手榴彈向徐海東滾過來,反應敏捷的詹大南飛身將徐海東撲倒在地,一聲巨響後徐海東的腿還是被一塊彈片炸傷了。情急之下,詹大南背起徐海東殺出一條血路突至村外。路上正好遇見和自己同年參軍的弟弟詹大海,兩人一邊輪換揹着徐海東,一邊交替射擊掩護,最終擺脱了敵人糾纏。

1934年11月,獨樹鎮激戰,詹大南隨徐海東猛打猛衝,腳踝被敵人一顆子彈打穿了,令他無法行走。按慣例,行動不便的人員必須留下來,不能跟隨大部隊。徐海東特地找來一頭騾子,讓詹大南騎着走。走了10天騾子累死了,徐海東又給他找來一匹馬騎。

1935年3月,紅25軍轉向東進,打下陝西商洛柞水。這時國民黨軍獨立二旅旅長張漢明所轄的兩個團也追擊紅軍來到這裏。鑑於此,軍長徐海東和政委吳煥先先用“拖延戰術”,領着敵人兜圈子,趁敵人疲憊鬆懈,再殺一個“回馬槍”。在葛牌鎮,深夜,部隊接到命令:夜12時開飯,飯後出發,順原路返回西南。很快紅軍與敵人相遇。將敵人誘入“口袋”後,立即開火。作戰中,詹大南發現有五六個敵人從樹林中闖出、向外躥去。他立即帶着通信班追了上去。當敵人剛從樹林裏探出腦袋時,詹大南的手槍便對準了一個肥頭大耳、約摸40歲上下的矮胖子,原來這傢伙就是敵軍旅長張漢明。詹大南最終將其活捉。

直羅鎮戰役中,敵牛元峯師人馬大部被殲。牛元峯和參謀長帶着400多人退守進一座土寨子,趁夜逃走。徐海東軍團長聞訊立即命令詹大南火速帶少共營追擊:“抓不住牛元峯就莫回來!”詹大南一口氣追了10多公里終於把敵人圍困在一座小山坡上,兩面夾攻,全殲敵軍。

此戰之後,詹大南被組織分配到15軍團保衞局工作。臨行前,徐海東送給詹大南一把剛剛繳獲的新盒子槍作紀念。

1949年後,傅作義有次做客中南海,對毛主席提出一個請求:“有個叫詹大南的很會打仗,我要見見他。”詹大南應召而至,毛主席見到他時風趣地説:“你就是詹大南!在張家口打得好嘛。”

毛主席説的張家口是指1948年底的平津之戰。毛主席親自排兵佈陣,在7封電報中,9次直接點了詹大南的名並授予戰鬥任務,詹大南此時的身份是冀熱察軍區司令員。他帶領所屬部隊在土木堡地區連續7晝夜阻擊戰,切斷了平張線,而平張線是華北傅作義集團的重要交通命脈,切斷它,傅作義的主力即被分割難以東西策應,便於我軍各個殲滅;切斷了它,傅作義西逃綏遠或從其他方向撤退,均將因兵力無法集中而化成泡影。換句話説,這也為日後北平和平解放埋下了伏筆。基於此,這場絕妙的阻擊戰能不讓傅作義記住詹大南的威名嗎?

在抗美援朝中,詹大南率部全殲美軍1個加強團(號稱“北極熊團”),創造了一次戰鬥全殲美軍1個加強團的模範戰例。

抗美援朝凱旋後,詹大南先後在甘肅省軍區、南京軍區任要職。每次去北京開會,詹大南總不忘探望老首長徐海東。徐海東常對長子徐文伯説:“我們父子的感情,還不如我同你詹叔叔的感情,我們那是血雨腥風中的生死之交啊!”

1983年,詹大南從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的崗位上退下來,有閒回到老家金寨看看。回到南京後他向老伴提出想法:全家人一起為金寨縣捐款10萬元建一所希望小學。老伴很贊同,子女們也都表示支持。此時詹大南將軍的老伴患有帕金森病,常年僱請一位保姆開銷很大。大兒子一家三口還擠在一套小房子裏,其他子女們也都是工薪階層,經濟上也不寬裕,但為了完成老人夙願,在老將軍夫婦拿出積攢幾十年的42000元后,子女們節衣縮食捐了56000元,連將軍的侄女一家也捐了2000元,總算湊齊了10萬元。1997年的秋天,希望小學建成,當地擬將該校命名為“詹大南小學”,老將軍堅決不同意;當地提出將校名改為“將軍小學”,詹大南還是不同意,他親自為學校題寫了校名——金寨縣楊橋希望小學。此外,詹大南還在金寨一中設立了獎學金,10多年來從不間斷,共捐資10多萬元,資助了數百名貧困學生幫助他們完成學業。

資料來源:

張應松,《兵工科技》2019年第6期

胡遵遠 《人民政協報》2018年7月26日

校對 盛媛媛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繫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